槟玻大量使用未付费 吉打损失大笔生水税收

槟玻大量使用未付费 吉打损失大笔生水税收

槟玻大量使用未付费 吉打损失大笔生水税收

总审计司报告指达鲁阿曼水供公司至今仍欠下吉打州政府3375万令吉生水费。

由于槟城和玻璃市州每年大量使用吉打州的生水,但却未交付生水费用,导致吉州损失大笔税收。

2016年第一系列总审计司报告指出,吉打州曾与玻州拟定两项合约以向玻州收取生水费用,然而第2项合约在1998年时就停止。

吉玻两州第一份所签署的合约是从至,每年支付5万5000令吉生水费给吉州政府;第二份合约,则是从至,每年支付21万240令吉生水费。

报指出,自起,玻州就未支付吉打生水的费用,造成吉州损失庞大的税收。

针对此,吉州水源局在2月8日给予总审计司回复指出,该局在今年1月16日已同意提呈吉玻的生水费用一事,让吉州财政司将此事列入吉州政府的会议中。

报告指出,吉州每年有7405万8500立方米生水流入玻州,让玻州使用免费水。

另一方面,槟州每日从吉打州慕达拉河流获取114万7000立方米,即每年4亿1865万5000立方米的水源,以供给全威省使用,然而该州并未给予任何费用。

报告指出,吉州政府已多次要求槟州政府谈判征收生水费用一事,但谈判多次展延,吉州至今仍未能对槟州征收生水费。

总审计司报告指出,达鲁阿曼水供公司从2012年至2015年应支付州政府6044万令吉,作为生水费用。但该公司仅支付2014年及2015年的费用,即分别为即分别为1321万令吉及1348万令吉,而2014及2015年仍有一些尾数未结账,至今仍欠下3375万令吉。

吉打州政府给予该公司生水的价格为每个立方米收取3仙。

报告指出,该公司并未偿还2012年吉2013年的费用,即仍欠下3017万令吉的费用,而2014年及2015年仍有一些尾数未收妥,仍欠下358万令吉。

报告谴责水源局,未定期向该公司收费,导致无法收取完整的税收。

超过2万需招标工程走漏洞“大拆卸”

总审计司报告揭露,吉打州秘书署为避开超过2万令吉需招标程序,走漏洞地将工程“大拆卸”成低于2万令吉价格,然后以直接购买方式采购。

变采取直接采购

报告指出,州秘书署共10项工程,直接采购,涉及以“大拆卸模式执行。

报告指出,只有少于2万令吉的工程可采取直接采购,而官员必须监督,确保工程不被刻意“大拆卸。

审计报告揭发,共有10项报价总值为19万6524令吉,每项采购介于1万7820令吉至1万9985令吉85仙的工程涉及“大拆卸,这些工程在2014年12月至2015年10月间执行,本应通过招标程序进行。

报告显示,这10项工程分别包括家具购置和装置、安邦惹惹休闲公园的浮台装置工程、吉打港口博物馆装置告示板和金禧公园男女厕的维护费等。

其中分拆方式包括公厕维护费用分成男厕和女厕、吉打港口博物馆的告示牌,则分成A、B和C区等。

总审计司对吉打州秘书署的采购管理给予不够满意的评分。

正视水源不足吉须速建水坝增水供

总审计司报告提醒吉州水源局,必须正视吉州水源不足的问题,尤其是尽快坝增水坝和设备提升工程。

报告指出,天然资源及环境部研究显示,吉打州从2010年开始面临水供不足的问题,并预计在2050年,水供会缺乏190.3毫米的水源。

报告指出,吉打州水源局和达鲁阿曼水供公司却没资料显示,吉州的水源不足。

“为了应付未来水供不足的问题,吉打州政府已提议兴建4个水坝和一个运河转播站,但是至今因拨款不足的问题,建议尚未提呈及接纳。”

另一方面,报告指出,吉打州水源局没根据条文,将一些蓄水区宪报成为河流保留区,导致该地区成为非法休闲区,破坏水源素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