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G只能打价格战?创新应用才能发展电信业

4G只能打价格战?创新应用才能发展电信业

图片来源

最近,4G开台的消息充斥,众家电信商都祭出价格战,希望能够吸引更多人潮转移至4G,不过,对我来说,即使价格战打得如火如茶,我对于换4G还是兴趣缺缺。

我的理由其实很简单,对消费者来说,4G没有让人眼睛一亮的新应用,就算吃到饱很便宜,但我要拿4G来做什幺?如果4G的速度更快,但却没有太多杀手级应用,那消费者何苦要大费周章再换一支手机?

跑新闻这几年,我明显感受到台湾的科技国力已快速下滑,不仅是电子製造业的竞争力下滑,品牌经营更已被大陆超前,尤其被视为国家基础建设环节中最重要的电信服务业,更是面临被边缘化的困境。

从发展时间来看,台湾电信业者对于新技术的投资,向来抱持着保守的跟随者(follower)角色,台湾3G与4G的开台时间,分别是2005年及2014年,刚好都落后日本四年、落后韩国三年。至于从电信服务及应用内容来看,台湾更是乏善可陈,了无新意,落后差距也更加拉大。

例如,日、韩在3G服务上,很早就投入许多嚐试与创新。早在2001年日本率先推出3G服务时,NTT DoCoMo就推动许多3G新应用,从游戏、视频、老人照护、手机钱包、电子书、保险及商务等六大应用着手,在六大领域投资二十余家公司,还推动远距医疗照护Docomo Healthcare,透过智慧手机与医疗器材,将个人资料上传至云端,并建立专门i-Bodymo服务,推出健康专用机。

至于韩国在4G的进展更是有目共睹,南韩三大电信服务商不仅加速切入4G服务,原本在3G落后的LG U+,在今年第一季已拥有逾六成的4G LTE用户,用户数达七百万,后来居上超越原本第一大的SK集团,更比美国Verizon及日本NTT DoCoMo还高,比例为全球第一。

此外,在规画4G的竞争策略时,南韩更清楚在通讯频宽大增后,最大的应用就是影像(video),因为消费者需要更多更好的内容,才能满足大家的需求,因此在网路、游戏及电视、电影等电视文创等产业上,南韩早已投入,让软硬充分整合,将韩流时尚文化与3C品牌结合,成为韩国通信产业竞争力的根源。

因此,当4G的速度愈来愈快,消费者到底在这个资讯高速公路上跑什幺呢?根据许多单位的调查,很明显的,第一个最大的应用就是看影片。所以,当4G开通后,可以预期的是,大家会花更多时间在手机与平板上观看各种各样的影片。

所以,每当我在捷运上,稍微观察一下周边的人在看什幺内容时,可以发现有大半的人都在欣赏韩剧中的俊男美女,第二种则是玩各种游戏,而这些内容,都是目前南韩最领先的领域。

至于在接下来的5G服务,南韩更是目前全世界已宣布的国家中最快的一个。今年初,南韩向全世界宣布,将投资新台币450亿元于5G,并在2018年韩国举办的平昌冬季奥运中正式推出,争取2020年可以正式商转,并以取得全球行动通信设备二成市佔率为目标。

其实,电信产业的重点不是只有频宽或速度,这些都只是平台,重点是可以拿来做什幺应用服务。例如,政府可以好好利用电信基础设施与频宽,解决户政、警政、交通、健保到税收等政府e化的问题。

至于民间的应用服务更多,若发展到最高阶段,就是类似像Google、苹果、亚马逊、脸书及Netflix这样的公司,能够利用宽频为消费者创造出更有价值的整合服务内容,这种充分利用电信、资讯及影像等数位汇流平台,创造出更大空间的整合服务商机,才是电信产业可以带给社会最大的价值。

有些人可能以为,台湾很难做出像Google或苹果如此大型的应用服务,但其实仍然有许多应用市场值得耕耘,尤其是不同行业都有不同的应用变化,台湾可以在那些大厂势力不及的地方,耕耘我们自己的蓝海,例如在行业专网的应用上,包括警网公安、防灾救难,以及在各种产业中的物联网通讯应用等。

过去台湾电子产业发展的问题,一直是「重硬体製造、轻软体服务」,但如今在软硬整合的趋势下,台湾势必要从製造转型至应用服务,如今电信产业面临的问题,几乎也是完全相同的情况,这是在观察台湾4G发展的当下,让我感受最深的议题了。

林宏文 夯人物作家介绍

4G只能打价格战?创新应用才能发展电信业

摄影:贺大新

目前担任《今周刊》顾问,也是环宇电台FM96.7「财经热点」及「交大帮帮忙」节目主持人。曾任《今周刊》副总编辑,《经济日报》记者,毕业于交大电信工程系,天津南开大学经济学硕士,主跑科技产业,着有《竞争力的探求》,《管理的乐章》,《惠普人才学》,《商业大鳄SAMSUNG》等书。

延伸阅读

别再抄水电錶!Nest用物联网节能又省电

台湾机器人大挑战 比智慧手机更需软硬整合